服务热线:0750-3719127
温哥华营养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温哥华营养科技

温哥华营养科技

       温哥华营养科技——全球健微素领域的领先者。在光辉的抗生素(Antibiotics)时代之后是伟大的健微素(Nutribiotics)时代,温哥华营养科技正是健微素时代的弄潮儿!与抗生素通过杀菌治疗疾病不同,健微素通过营养有益菌防、治疾病。

       

       温哥华是加拿大西部最大的城市同时也是仅次于多伦多、蒙特利尔的加拿大第三大城市,是加拿大西海岸最大的工商、金融、科技和文化中心,当地软件开发、生物科技和电影业等行业的发展相当蓬勃。

       

       温哥华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覆盖冰川的山脚下是众岛点缀的海湾,绿树成荫,风景如画。温哥华营养科技就位于这座美丽的城市。

        温哥华营养科技有限公司依托加拿大麦吉尔大学 (McGill University)全球领先的生物技术,专注于人体微生态系统营养素——健微素(Nutribiotics)的研发和生产,在营养科技领域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分支学科。


传统生理学认为,人体由八大生理系统组成(运动系统、消化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该理论一直作为经典学说写入教材。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疾病和生理现象,按八大系统学说,已无从解释。近百年来医学、微生物学的发展,特别是无菌动物、悉生生物、厌氧培养技术的进步和现代分子生物学、基因工程学的研究,特别是麦吉尔大学、多伦多大学、东京大学等机构的前沿研究,使人类的认识产生了划时代的进步。20017月,在东京举行的“二十一世纪肠内细菌学”国际大会正式提出:人体是由自身细胞和体内微生物细胞共同组成的统一整体,微生态系统是人体生存所必需的一个生理系统。


      人体微生态系统是体内微生物菌群与其所处微环境(组织、细胞及代谢产物)的集合。其中微生物菌群是微生态系统的主体。

现代医学的研究使人们清楚地知道:构成人体原八大系统的细胞总数为1013个,即十万亿个,而人体微生态系统所具有的微生物总数为1014个,是一百万亿个,重量为1.0~1.5千克,与人体的肝脏重量相当。虽然占人体体重的比例只有2%左右,但细胞数是其他八大系统细胞数的10,所带有的基因更是其他八大系统基因的100倍。其生理作用对人体的生理机能及健康有重要影响,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免疫:

       婴儿在出生时是无菌的,婴儿的微生态系统是为适应母体外部环境而发育起来的。婴儿出生几小时后,其肠道中即出现大肠杆菌、肠球菌、乳酸杆菌等。5-7天后,以纯母乳喂养的婴儿微生态系统中的主要菌群变为双歧杆菌,可占所有细菌总数的95%以上。双歧杆菌来源为接触的母亲分娩时菌群,以及母乳中所含的双歧杆菌。婴儿由于肠道尚未发育完善,免疫系统尚未形成,这时的免疫力主要来自微生态菌群,即肠道中的双歧杆菌,其形成的菌膜构成了人体的第一道生物屏障,防止有害菌及其所产毒素透过或接触肠黏膜。双歧杆菌利用母乳中的低聚糖(母乳益生元)增殖,并产生短链脂肪酸,降低了肠道内的pH值,这种酸性环境可抑制有害菌的生长及其毒素的产生。同时,肠道菌群作为抗原刺激,可促进免疫系统的发育与功能的成熟(无菌动物的免疫功能低下,其消化道形态和生理都与普通动物有区别)。微生态系统的这种免疫功能在人的一生中持续存在,成年人的双歧杆菌比例较婴儿要少,一般在10%左右,老年人由于身体退化、饮食适应性变差等原因,双歧杆菌比例变得更少,甚至有的老年人双歧杆菌含量为“0”。所以,微生态菌群中双歧杆菌的比例也被称为人的“健康指数”。排异是人体对非己物质产生的排斥性免疫反应,但微生态系统作为人体的一个生理系统,一直与其他八大系统和睦相处,相互协调,共同实现人体的生理功能。

 


二、营养:

微生态系统中正常菌群代谢所产生的短链脂肪酸包括乙酸、丙酸、丁酸,特别是丁酸,是肠黏膜上皮细胞的能量来源,是婴儿结肠上皮细胞发育成熟的必须营养素。成年人结肠时时接触着大量的粪便毒素,为防止发生癌变,每天约有100亿个结肠上皮细胞脱落进入肠腔随粪便排除,4~5天上皮细胞会整体更新一遍,丁酸的营养作用对更新补充结肠上皮细胞防止结肠癌变至关重要。

微生态系统也是维生素制造的大本营,维生素B1B2B6B12、烟酸、叶酸,主要是靠微生态系统中的各种微生物合成的。如维生素K,(除了部分从食物中摄取外)大部分只能靠微生态系统中的微生物(双歧杆菌、大肠杆菌)来合成,,而无菌动物自身不能合成维生素K。缺乏这些维生素,生命将无法继续维持。

矿物质如钙、铁、锌、镁等在菌群代谢所产生的有机酸的溶解下,可提升在大肠中的吸收率,其中钙吸收可以提高40%

脂类代谢:在肠道微生态平衡的情况下,结肠菌群可减少对胆固醇的吸收。结肠菌群在初级胆汁酸的代谢过程中起重要作用,参与胆汁酸的肝肠循环。研究表明,双歧杆菌、嗜乳酸杆菌制剂可使胆固醇转化为人体不吸收的粪固醇随粪便排除体外。当肠内食物再进行消化需要胆酸时(胆酸要由胆固醇转化而来),肝脏只能靠吸收血中的胆固醇来补充消耗的胆酸,从而降低了血中的胆固醇。人体试验表明,食用含有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链球菌的酸奶可降低血中胆固醇含量的510%,这对于治疗和缓解胆固醇血症具有一定的疗效。

 

糖类代谢:人类从诞生到近代的漫长时期(个别地区甚至是现在)一直处于能量获取不足的状态,摄入的食物经消化、小肠吸收营养后,其中上消化道不能消化吸收的膳食纤维在大肠中经微生物进一步分解,并产生相应的能量补充给人体。无菌动物不能利用双糖、低聚糖、多糖及淀粉,而普通动物都可以利用。

氮质代谢:菌群是氮质化合物的分解者及利用者,有益菌可以利用大肠中残留的蛋白质合成自身菌体,以免其被有害菌利用产生有毒的蛋白腐败产物(氨、胺类、吲哚、酚类等)而恶化肠道微生态环境。无菌动物的盲肠会贮留大量氮质化合物如尿酸、尿素、己糖胺、游离氨基酸等。无菌动物体内无尿酶,不能分解氮质化合物,尿酶只能靠细菌来产生。

 

三、体重控制:

全球肥胖问题日益突出,各种减肥方法都不能完全解决日趋严峻的肥胖问题,因为这是微生态系统出了问题。成年人体中脂肪细胞约有300亿个,脂肪细胞中所含脂肪的多少,即脂肪细胞的大小决定了人的肥瘦程度。脂肪进入脂肪细胞是受FIAF( 禁脂因子)基因控制的,而微生态系统失衡时,菌群组成恶化,有害菌会使FIAF基因受到抑制,使其无法关闭脂肪进入脂肪细胞的大门,脂肪进入畅通无阻,脂肪细胞变大,人体发胖。

 

四、排泄:

    便秘在如今的生活中越来越常见。便秘是微生态失衡的表现。在微生态系统中,双歧杆菌、乳杆菌是有益无害的,其在利用益生元增殖过程中,产生的短链脂肪酸会促进肠道蠕动,有利用粪便排出。由于粪便干重中50%的重量为细菌,有益菌菌体所含水分较多,会增加粪便中的水分含量,使其不干结。


五、情绪:

肠道微生态恶化导致自闭症,食物糟粕在肠道有害菌作用下产生的毒素,可通过血液循环到达大脑,刺激脑神经,使儿童记忆力、逻辑思维和创造思维能力发育受到影响。阿兹海默症(老年性痴呆)是一种脑部病变,微生态学专家认为人变痴呆的原因之一,即在于肠内菌群的失调,肠道菌分解过量的有毒代谢产物,如:胺类、酚类和氨类等物质积累所致。有研究显示,患者肠内梭状芽胞杆菌大量增多,而双歧杆菌不只是数量,甚至连种类都明显减少。

人体从食管到肛门长达9米的消化道中,包含了大约1亿个神经细胞,远多于脊髓神经系统或周围神经系统中神经元的数量。拥有这些神经元,肠道神经系统可以感觉来自内脏的信息,并独立于大脑而自主地控制肠道的行为,被喻为人类的“第二大脑”。许多与人的情绪、感觉有关的物质如,激素、多巴胺、五羟色胺(血清素)起着肠道与大脑的信息传递作用。五羟色胺几乎参与大脑中枢神经系统所有功能,支配脏器功能、精神状态以及感觉的调节,其大部分(95%)在肠道合成。肠道微生态系统中拥有人体80%微生物数量,时刻与“第二大脑”保持着信息、物质的传递。肠道的微生态平衡与否影响着肠道神经细胞相应感受。

神经递质五羟色胺(血清素)是脑中主要的幸福分子之一,当脑中血清素缺乏时,则可能有忧郁的现象发生。动物实验发现,喂食婴儿双歧杆菌的大鼠其血浆中血清素的前驱物——色胺酸的浓度明显的增加,这是由于益生菌在代谢中降解蛋白质产生色氨酸,显示婴儿双歧杆菌对情绪的改善有所功用。抑郁症患者脑内血清素降低,有害微生物可能影响色氨酸代谢,使色氨酸降解而耗竭,从而引发抑郁,还会产生一些神经毒性的代谢产物,如喹啉酸,损害神经。

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研究中,慢性疲劳综合症患者2个月内每天接受干酪乳杆菌,不仅肠道乳杆菌和双歧杆菌显著增加,而且焦虑症状也明显减轻。自闭症儿童肠道内的有害菌异于正常儿童,神经学专家让自闭症久治不愈的小孩,服用益生菌,肠道调理好了,自闭症也有了好转。喝益生菌酸奶,不仅有助于改善胃肠道健康,同时还有助于改善心理健康,让人心情更舒畅。德州理工大学研究发现,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以及肠道细菌产生的神经化学物质,与血液中的血清素等神经化学物质之间存在直接关联。

美国研究发现:注射到老鼠体内的热灭活母牛分支杆菌刺激大脑神经元细胞,进而提高了血清素水平,降低了焦虑。吃了活母牛分支杆菌的老鼠穿越迷宫的速度是没有吃该菌的老鼠的两倍,并且有相对冷静的表现。英国科学家在治疗肺结核和麻风病过程中偶然发现母牛分支杆菌不仅可以帮助抗击肿瘤,还可以让病人减压和产生幸福感,因而称之为“快乐细菌”。“快乐细菌”能刺激人体产生血清素。科学家认为,“快乐细菌”可作为一种全新的、天然的抗抑郁药。

 

六、预防糖尿病:

糖尿病是慢性代谢综合症,高血糖是糖尿病的主要症状,内毒素是糖尿病的触发因子。肝脏具有解毒、储存糖元和降低血糖的作用。胰岛素抵抗源于肝脏无力储存糖原,而肝脏无力的原因是肝脏解毒已过劳。人体80%的毒素存在于肠道中,99%的毒素也是通过肠道进入人体的。结肠微生态系统中菌群平衡,就可以减少有害菌所产生的毒素,排便顺畅就可尽快排除毒素,使肝脏处于轻松的工作状态。反之,肝脏为机体解毒而筋疲力竭,其储存糖元和降低血糖的功能就大打折扣。微生态失衡时,如大肠杆菌过多,大肠杆菌产生的类胰岛素——胍丁胺,进入血液会先与胰岛素靶细胞接触,等于封闭了胰岛素的受体,以致正真的胰岛素与靶细胞接触时不能发挥作用,于是血糖无法被吸收和利用,因而发生糖尿病。糖尿病人与健康人相比,肠道菌群发生了显著变化,表现为肠杆菌数量增加,双歧杆菌和拟杆菌数量减少,血糖水平越高,菌群失调表现越显著。目前,通过补充益生元低聚果糖或低聚果糖与低聚木糖的混合物,调节微生态改善糖尿病已得到验证。

 

七、医疗:

    是药三分毒,药物可毒害肝脏,也可损伤微生态系统,因为它们共同行使着解毒的功能。对微生态系统来说,如果病人抗生素用量过大或时间过长,抗生素引起的菌群总数量的降低(服用了红霉素和新霉素,体内需氧菌和厌氧菌的总数降至原来的20%35%的水平),为那些对抗生素有耐药性的细菌、寄生虫、病毒和真菌提供了生长空间,形成二重感染。而菌群失衡,有害菌产生的毒素就会进一步对肝脏造成负担。修复微生态系统是护肝的前提,可以从补充益生元、益生菌入手。

    药物代谢:一些皂甙类药物成分(如人参皂甙、柴胡皂甙)其原形物难以被人体利用,必须经菌群(双歧杆菌、类杆菌、真杆菌等)水解生成苷元才能为人体吸收。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药物对不同的人(肠道菌群个体差异很大)有不同的疗效。没有微生态系统的参与某些药物便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八、进化:

    生命起源于蛋白质,经过从蛋白质到细胞、组织、器官、系统、生物体的进化过程。微生物(单细胞生物)作为人类的起源,已有35亿年的历史,而人类在400万年前才出现。在自然选择法则下,微生物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所形成的独特功能,其中有益于人体生理机能的部分必然由人类传承下来,而发挥这些功能的物质主体——微生物,必然在人类的进化进程中形成人体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有机组成部分。

人体八大系统所带基因约25000个,而人体微生态系统的宏基因组所带基因是前者的100倍,在更高更复杂层次上表达生命运行规律。人类基因测序工程发现,人类基因组中大约有200多个基因是来自于插入人类祖先基因组的细菌基因。这种插入基因在无脊椎动物是罕见的,是在人类进化晚期才插入人体基因组的,表明人类微生态系统中微生物的基因,可以与人类其他生理系统的基因进行交换。

微生物不仅是人类的起源,微生物群还参与人体的全部生理和病理过程,没有正常微生物群生命的存在就不可能。微生态系统是人体客观存在、不可或缺的一大生理系统——第九大生理系统。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对微生态系统的了解越来越深入,通过微生态系统的调整来防治亚健康、慢性疾病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成为热点,同时人们对抗生素危害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温哥华营养科技敏锐地掌握了这一趋势,将经营、研发重点集中于微生态系统营养素——健微素的研发上,通过为微生态系统中特定的细菌提供特定的营养,大幅增殖选定的细菌,抑制竞争性细菌,从而精准地调节菌群结构,防治慢性疾病。温哥华营养科技多年来与麦吉尔大学密切合作,依托其在微生态营养学方面的基础研究成为微生态营养素领域的领先者,其中GFO益生元采用独有的聚合度优化技术,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超级益生元。